白雪仙–(1930)

白雪仙原名陳淑良,是小生王白駒榮的女兒,排第九,故行內人愛稱她為九姑娘,在廣州出世,和讀書。后來白駒榮攜眷遷港居住,白雪仙便就讀敦梅中學,一年后轉到嶺英中學,后來又轉讀聖保祿中學。

白雪仙得到父母答應她學戲,一心以為父親會教她,可是白駒榮的班事甚忙,而他看白雪仙這個女兒的根基,是學花旦的一件好材料。可惜白駒榮做了一輩子戲,從沒試過反串花旦,對于花旦的行當一無所知,莫說教人。因此他請人稱萬能泰斗的薛覺先薛五叔收女兒為徒。

薛覺先有萬能老倌之稱,他反串花旦,全行第一,比白駒榮當小生還要紅﹔白雪仙知道能拜他為師,自然是喜出望外。白雪仙除得薛覺先指點外,師母唐雪卿也有教導她。另外,她后來更搬到薛覺先有家中住,希望更能日夕接近薛覺先伉儷,從此白雪仙受著耳濡目染的教導,對好些基本工夫也能融會貫通。

當時有位歌唱家名冼干持,他是佛山人,樂器件件皆精,樂理精湛,尤其善唱。他生平最服膺白駒榮的唱腔,因而他專唱白駒榮的曲,例如《泣荊花》、《拉車被辱》等。白駒榮為了要使白雪仙在唱工方面能更上一層樓,便請冼干持教白雪仙。這樣一來,白雪仙從薛覺先學戲,從冼干持學唱,再加上白駒榮事事照顧,她的唱做進步神速。

在未拜冼干持為師學唱時,白雪仙已于舞台上任“開口梅香”及做“包天光”戲。薛覺先更替她改上白雪仙這個藝名。這個名的取義,白是白駒榮的白,雪是唐雪卿的雪,仙是薛覺先的先字諧音,念起上來也順,而且這個名字很配合她的花旦角色。

后來,日軍進攻香港,香港淪為日治時期。白駒榮的家累重,不可能象其他一些名伶一樣逃離香港回到內地,戲也沒得做,一時全家陷入經濟困境,而住在樓上的冼干持也一樣。經過一段時間,歌壇突然蓬勃起來,冼干持以“新白駒榮”之名出來唱曲,經濟問題才得以解決。他叫白雪仙也跟他在歌壇以師徒對唱唱曲﹔為了兩餐一宿,白雪仙只好應承。

冼干持是個有頭腦的人,他發明了一種“幻景新歌”,以有唱有做形式演出,頗能叫座。直至白駒榮移居澳門,到廣州灣演戲,白雪仙才結束這段歌壇生活。

直至三年零八個月之后,白雪仙又重回香港。剛好陸飛鴻和鄒潔云組“新東亞劇團”,白雪仙即被聘為“二幫花旦”。從前她在跟白駒榮演出,只不過是一個“四幫”角色,現在才十五歲已能成為“二幫花旦”,自然很高興。

眾所皆知白雪仙和任劍輝是一雙好拍檔,自仙鳳鳴以后,任劍輝沒有夥拍別個花旦,白雪仙沒有夥拍別個文武生﹔但任劍輝做戲的時候,白雪仙也許還未出世,為什么兩人會成為舞台的好拍檔呢?為什么兩人會莫逆于心呢?她們是怎樣結識,怎樣遇合呢?這就要重提白雪仙居于澳門的時候了。

當時白雪仙是隸屬日月星劇團,為陳艷儂之副。一晚,當她演戲時看到任劍輝在第三行位看戲,但完場后,卻不見了座中的任劍輝,自然就有點失望。當回到后台,突然見到任劍輝坐在她的箱位旁,白雪仙忙著招呼,連洗粉卸裝也不敢,可見當年任姐在她心目中的崇高地位.香港光復后,任劍輝在香港組織新聲劇團,以陳艷儂為“正印花旦”,以白雪仙為“二幫花旦”。后來任姐再起仙鳳鳴劇團,白雪仙便正式擔正任,直到雙雙息演為止。

仙鳳鳴每逢演出都極收旺台之效,除觀眾認為任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外,也由于白雪仙對每一部戲都非常認真,千錘百練,絲毫不苟。再加上幕后人材眾多,例如教舞蹈的有吳世勛,設計服裝、教京戲的有孫養農夫人,張淑嫻女士也曾被白雪仙請出來幫忙,其他音樂、化 、燈光都有專人,因而仙鳳鳴獲聘演了一屆又一屆。到了仙鳳鳴第八屆時,任白把班中的戲服全由膠片改為顧繡,戲服回復顧繡時代,是由白雪仙開始的。

在仙鳳鳴之前,白雪仙于一九四八年便開始拍電影。拍的是從前新聲的戲寶《晨妻暮嫂》,由馮峰和白雪仙擔任主角,這部片是和平后她在香港拍的第四部影片。第一部是歌唱片《沙三少與銀姐》,是白雪仙和新馬師曾主演的。這可以說白雪仙在電影界是早期的明星,后來與任劍輝最后一部自資、自導、自演的《李后主》,更是空前大制作。

一九五九年,任白招考了一群“雛鳳”,為粵劇界培訓了一批優秀人才。雖然任劍輝已辭世,龍劍笙也暫時離開了舞台,但白雪仙一手訓練的梅雪詩,以至她的“第十三妹”白雪紅仍在舞台上繼續為“仙鳳鳴”的戲寶傳世而努力。她的成功,她對粵劇的貢獻實在值得推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摘自:任白唐小傳
http://hk.geocities.com/yanyanwitchy/yampaktong_yampak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