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堂
陳棣生

白玉堂原名畢肖生,又名畢釗南,白玉堂是他的藝名。他1900年出生於 廣東花縣畢村官溪鄉昌仁村,童年學藝,後來成為粵劇名演員。 白玉堂出身在一個海員工人家庭,父親畢善福,哥哥畢釗倫都是海員工人。
他一家7口,兄妹4人,全靠父親和大哥微薄的收入維持生活。他3歲隨親人往 香港,6歲回鄉讀書,11歲失學,12歲開始學粵劇。他是怎樣成為名演員的 呢?他有個堂兄名畢勁持(藝名黃種美),是粵劇藝人,畢勁持原來也是海員工 人,他愛好粵劇,厭倦海員生活,便改行當粵劇演員。他見白玉堂酷愛粵劇,看戲後就學唱粵曲,又天生一副好喉底,於是便帶他入戲班學藝,這時白才12歲。白玉堂初入戲班,拜小生靚全為師,經過嚴師指點,加上自己勤奮好學,不怕辛苦,很快便能登臺演出。他最先是在白駒榮的戲班堙A藝名靚南。19歲就首任正印小生,以後又成為正印文武生。有一次他參與《五鼠鬧東京》一劇演出,飾錦毛鼠白玉堂,演來維妙維肖,大受觀眾讚賞,脫穎而出,遂為粵劇界所器重,由此改藝名為白玉堂。因他排行第三,同行和同村兄弟都尊稱他“三哥”。白玉堂對待粵劇事業,十分認真,一向對練功、排戲、演戲、一絲不苟。少年時為了練好基本功,時常弄到腰腿酸痛,從不叫苦。他還經常早起床堅持吊嗓、運腔。他生來聰明伶俐,學藝專心致志,善於吸取各家之長,逐漸形成自己的風格。終於成為文武雙全的著名粵劇演員。他主演的《蟾光惹恨》、《佛祖尋母》、《雨夜尋梅》、《捨子奉姑》等劇都很成功,成為他的首本戲。他唱腔婉轉流暢,咬字清楚,塑造人物,性格鮮明,情真意切。他特別善唱南音和中板,與千里駒合演的《捨子奉姑》,唱到入情之處,令不少觀眾傷心落淚。與肖麗章合演的《夜渡蘆花》,聲情並茂,把觀眾引入劇情境界,極其感人。他不但文戲造詣深,南派武打戲也很成功。他功底深,功架好,動作乾淨利索,他和靚元亨合演《江東小霸王》,自己設計武打,演來得心應手,巧妙之處,觀眾掌聲雷動。與曾三多合演《黃飛虎反五關》,他飾黃飛虎,身穿十多二十斤重的銅片袍甲,毫不妨礙舞臺動作,威風涼凜,武功僂艩ХT,十分精采,博得觀眾和同行一致讚譽

白玉堂從20年代初入戲行,歷經30、40年代,先後在樂同春、新中華、永壽年、定乾坤、孔雀屏、唐天寶、勝中華、興中華等省港大班任小生、文武生。除在省港澳各地演出外,還到美國、越南、新加坡等地演出。可說是譽滿省港、名揚海外,但他並不自滿,經常向同行學習,取人之長,充實自己,執著追求粵劇藝術的提高。因此許多名演員,都樂意同他合作。與他作過的名演員有白駒榮、羅家權、小覺天、肖麗章、芳豔芬,鳳凰女、陳豔儂、鄧碧雲、千里駒、曾三多、靚元亨等。演出劇碼,除上述各名劇外,尚有《鳳儀亭》、《百萬軍中藏阿斗》、《狸貓換太子》、《偷祭貴妃墳》等,也是很成功的。此外,他還演出過時裝粵劇《閻瑞生》、《繁華夢》等,其中《閻瑞生》一劇,取材於上海發生的一起轟動全國的謀殺案。閻是世家子弟,行為放蕩,為謀財而殺害妓女連英,被判死刑。白飾演閻瑞生在臨刑唱的那一大段表示懺悔的二黃,悔恨交加,淒切動人。在當時,上演那些時裝戲,有一定的積極意義。那些劇碼,大都經過他自己選擇和看過劇本後才決定演出的。他比較重視劇本意義,考慮社會效果,並不單純追求票房價值。在舊社會來說,這種態度是難能可貴的。

白玉堂成名後,沒有忘記生養他的家鄉,曾多次回花縣演出,每次都甚為轟動。最後一次是1949年,他回到畢村老家和田美鄉、石塘鄉等地演出10多場,受到廣大鄉親熱烈歡迎。花縣旅居廣州、香港等地的同鄉,每逢他到當地演出,都爭相前往看戲,欣賞他精湛的舞臺藝術。至今花縣人談起白玉堂尤津津樂道,稱讚他在粵劇藝術上的卓越造詣。

每一位有成就的藝人,總有不少人拜他為師,白玉堂的徒弟,也不乏其人,其中不少成為名演員,如黃君武、劉美卿等,都曾出於他的門下,且一直和他保持聯繫,師徒情深。

白玉堂和家人于1950年移居香港,有3子5女。他因年事已高,到香港後不久便“收山”息演,篤信佛教,深居簡出。但他仍然關心粵劇事業和粵劇界朋友。1980年以來,廣東粵劇院和廣州粵劇團幾度訪港演出,他雖年邁,仍親去戲院看戲,並與名伶新馬師曾、粱醒波等舉行茶話會,歡迎羅品超、文覺非、郎筠玉、紅線女、劉美卿、陳笑風等昔日同行舊交。廣大粵劇藝人,至今對白玉堂都懷有難忘的感情,對他的傑出藝術,無不交口稱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