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駒(謝彬籌)

千里駒( 1888 — 1936 ),原名區家駒,字仲吾,清光緒十四年(1888)出生於廣東省順德縣大良鎮(一說廣東省番禺縣烏洲鄉)。父親區星朝是一個窮秀才,在千里駒幼年時去世,以致家道中落。千里駒12歲離家到木器店當小夥計,因喜愛粵劇,後跟隨男花旦紮腳勝和小生架架慶習藝學戲,16歲加入人數只有8至10人的“八仙班”登臺演出,取藝名大牛駒,既充當小武的腳色,也勝任小生、花旦的行當,最終以男扮女裝的男花旦真正開始了他的粉墨生涯。

千里駒所在的戲班有一次到廣州演出,經營戲班演出的寶昌公司班主何萼樓看中他演戲的資質和技藝,認為是可以造就的花旦人材,便以三千銀元從他師父架架慶手中買去他的“師約”,把千里駒安插到寶昌公司屬下的鳳凰儀戲班當第三花旦,改藝名為千里駒。兩年後何萼樓再把千里駒安排到有“省港第一班”之稱的人壽年班當第二花旦,充任著名花旦演員肖麗湘的副手,千里駒由是從同處一班的肖麗湘、小生聰處獲得很多教益,演藝日益長進。

千里駒21歲時,何萼樓為促其成名,又將他調到國中興班任正印花旦,還把小生聰調來和他合作演出。由於有前輩提攜,自己又勤學多演,千里駒從此奠定了執掌省港大班正印花旦的地位,同行和觀眾都為他的精湛技藝而傾倒,給千里駒冠以“花旦王”的美稱。可是,民國十六年(1927),寶昌公司認為千里駒已年近40,“人老珠黃”,無意將他挽留。千里駒便先後轉到永壽年、新景象、義擎天等戲班,與馬師曾、薛覺先、白駒榮、靚少鳳、新周瑜林、白玉堂等諸多名伶合作,他不但扶掖了這些後輩成名,自己的聲譽也有增無減,仍然得到觀眾的喜愛和歡迎。

千里駒在成名之前已練就扎實的基本功,學得不少傳統劇目的表演技藝,擅長刀馬旦應工的《劉金定斬四門》、《十三妹大鬧能仁寺》等武功戲。他在省港大班成名之初,藝兼文武,擅旦行也能生行,其旦腳藝術兼紮腳勝、肖麗湘之長而又有所發展,以演出“風情戲”而聞名,如演《遊湖得美》、《再生緣》、《崔子?齊君》等,亦女亦男,或溫柔多情,或風流瀟灑。中年之後以演出“苦情戲”而享有盛譽,獲得“悲劇聖手”的稱號,主演《金葉菊》、《舍子奉姑》、《夜送寒衣》、《燕子樓》、《可憐女》等劇目的主人公,均文靜端莊、楚楚動人,搏得觀眾流出同情的眼淚。

千里駒的嗓音並不算好,但他揚長避短,潛心研創適合自己演唱的唱腔。其唱腔特點主要是抑揚有致,跌宕多姿,咬線露字,韻味濃郁,演唱梆子中板,梆子滾花最能顯其所長。他在演出《燕子樓》一劇時,與樂師黃不滅共同創造了新腔燕子樓中板、燕子樓慢板,其節奏紓緩,旋律清柔,拖腔婉曼,令人盪氣迴腸。新聲一出,同行爭學,後來成為粵劇著名的專腔之一。千里駒還在粵劇旦行首開以白話唱平喉的先河;為了配合這種唱法,他首先把低音樂器喉管吸收到粵劇伴奏樂隊中來。他的念白深得前輩肖麗湘之神髓,但更講究生活化和人情味,所以份外親切感人。千里駒的表演十分注意體察人物的情感心態,努力揭示人物豐富的內心活動,素以七情上面、形神兼備而著稱於世。他的表演藝術達到了當時粵劇旦腳的高峰。

千里駒在粵劇界受人尊敬,除了他的藝術造詣精深之外,還因他善於發現人才,樂於扶掖後學,並且鼓勵年輕人後來居上。他平時嚴於律己,生活作風嚴肅正派,演戲忠於職守,戲德高尚,連任幾屆八和會館理事,竭誠為粵劇界的公益事業服務,所以同行都尊稱他為“老仲”(含“老總”之意)。

千里駒於1936年3月20日在廣州病逝,享年48歲。

(本文根據《中國戲曲志·廣東卷》、《戲劇藝術資料》第7期載賴伯疆《近代粵劇界的一代宗師千里駒》等有關資料整理。)